沩山警策》光耀千秋

远尘法师

沩山警策》全称为《沩山大圆禅师警策》,是唐代高僧沩山灵佑禅师(771-853年)所着。沩山灵佑禅师是沩仰宗的创始人,俗姓赵,谥号大圆禅师。唐代福州长溪(今福建省霞浦县南)人,系禅宗大师百丈怀海禅师的弟子。灵佑禅师15岁出家,18岁时在杭州龙兴寺受具足戒。23岁时至江西,拜谒百丈怀海禅师,成为首座弟子。唐宪宗元和年间,奉百丈禅师之命,至潭州(湖南长沙)大沩山,住持同庆寺。“会昌法难”时,被迫还俗隐于巿井之间。大中元年(847年),朝廷颁布复教令,在宰相裴休的劝请下,灵佑禅师重新剃发出家,主持沩山法席。大中七年(853年)正月示寂,世寿83岁,僧腊64夏。嗣法弟子有仰山慧寂、径山洪諲、香严智闲等41人。着有《潭州沩山灵佑禅师语录》一卷、《沩山警策》一卷传世。

在《沩山警策》中,沩山灵佑禅师警示出家人不忘出家初心,认识到人生的无常,珍惜出家时光,严格持守戒律,注重自身威仪,亲近善知识,远离恶知识,努力进德修身,全心精进道业,参禅学道,启悟真源,精搜佛教义理,传唱佛法奥义,切实承担起绍隆佛种、续佛慧命的重任。此文自问世以来,一直受到禅宗丛林的重视,古往今来的大德高僧都将其视为接引弟子的教科书,现代很多佛学院也将其作为学僧树立正信正行的必修课,可谓历劫常新,光耀千秋。本文现条分缕析,对《沩山警策》全文作简要的解说。

一、人生无常,反躬自省

沩山灵佑禅师在《沩山警策》(以下简称《警策》)一文中,首先告诫出家弟子应当认识到生命的无常,珍惜人生时光。开篇云:

夫业系受身,未免形累,禀父母之遗体,假众缘而共成。虽乃四大扶持,常相违背,无常老病,不与人期,朝存夕亡,刹那异世。譬如春霜、晓露,倏忽即无;岸树、井藤,岂能长久?念念迅速,一刹那间,转息即是来生,何乃晏然空过?

人的四大假合之色身,经常会有老病的侵袭,不论哪个年龄段的人,都有可能朝存夕亡。人生就像春天的霜和早上的露珠一样难以长久,生命就在呼吸之间,一息不来就是隔世。这么短暂的人生,一定要去珍惜。

为此,沩山禅师告诫出家人:既然离开六亲眷属,抛家弃业进入佛门,就应当一心精进道业,用功修行,万万不可混吃常住、浪费光阴,必须切实杜绝以下一些不讲修行的非法现象:

何乃才登戒品,便言我是比丘,檀越所须,吃用常住。不解忖思来处,谓言法尔合供。吃了聚头喧喧,但说人间杂话。然则一期趁乐,不知乐是苦因。曩劫徇尘,未尝返省,时光淹没,岁月蹉跎。受用殷繁,施利浓厚,动经年载,不拟弃离,积聚滋多,保持幻质。导师有敕,戒勖比丘,进道严身,三常不足。人多于此耽味不休,日往月来,飒然白首。后学未闻旨趣,应须博问先知。将谓出家,贵求衣食?

佛门常说,“施主一粒米,大如须弥山。若自不了道,披毛戴角还。”出家人接受信徒的供养,应当经常思忖一粥一饭的来之不易,心怀感恩。身处道场之中,不应闲谈俗世是非闲话,应当经常想到岁月短暂、人生无常。在短暂的一生中,若道业没有成就,就会违背出家的初心。因此,禅师在文中告诫出家之人,应当经常反躬自省——我的言行是否符合出家的要求?我的道业有没有进步?若没有,就应该当下改正,精进不懈。

二、严持戒律,注重威仪

戒律是保证佛教健康发展的基本制度。佛陀住世之时,非常重视戒律的持守与弘扬。在临涅盘之时,佛陀特别告诫弟子们,以后应当以戒为师。沩山禅师很重视戒律在规范出家人言行举止中的作用,他在《警策》中说:

佛先制律,启创发蒙,轨则威仪,净如冰雪。止持作犯,束敛初心,微细条章,革诸猥弊。毗尼法席,曾未叨陪;了义上乘,岂能甄别?可惜一生空过,后悔难追,教理未尝措怀,玄道无因契悟。及至年高腊长,空腹高心,不肯亲附良朋,惟知倨傲。

禅师认为,戒律是指导初出家之人端正言行举止的律条,可以防止妄想生起,使人保持一颗清净心,也是令出家人安心道业、体悟佛法的基本保证。如果不持守戒律,心性就会像脱缰的野马,易放难收,难成道业。等到自己年老体弱、心力不济的时候,追悔已晚。

戒律的持守,主要体现在日常言行中,体现在僧相威仪中。出家人被尊为人天师表,承担着上求佛道、下化众生的责任,其言行举止对信徒有着直接的影响。一个言谈举止文雅端庄、如法如仪的僧人,必然受到人们的尊敬和爱戴。如果不严持戒律、不注重威仪,就会举止轻浮、行为放荡,除招人讥讽,使佛门名声受损外,自己在道业上也不会有所成就,更难以引导后学。这样的出家人,纵然常住丛林道场数十年,到头来也只是虚度年华,死堕恶趣,悔之已晚,深可痛惜!如《警策》中言:

未谙法律,戢敛全无,或大语高声,出言无度;不敬上中下座,婆罗门聚会无殊;碗钵作声,食毕先起;去就乖角,僧体全无;起坐忪诸,动他心念。不存些些轨则,小小威仪,将何束敛?后昆新学,无因仿效。才相觉察,便言我是山僧,未闻佛教行持,一向情存粗糙。如斯之见,盖为初心慵惰,饕餮因循,荏苒人间,遂成疏野。不觉龙钟老朽,触事面墙。后学咨询,无言接引,纵有谈说,不涉典章……自恨早不预修,年晚多诸过咎,临行挥霍,怕怖慞惶。壳穿雀飞,识心随业,如人负债,强者先牵,心绪多端,重处偏坠。无常杀鬼,念念不停,命不可延,时不可待,人天三有,应未免之。如是受身,非论劫数。感伤叹讶,哀哉切心!

三、进德修身,精勤道业

有鉴于此,沩山禅师谆谆告诫出家之人,在平时修行中,应当不忘本分,时时检讨自己,努力进德修身,精勤道业,不敢因循懈怠。他说:

夫出家者,发足超方,心形异俗,绍隆圣种,震慑魔军,用报四恩,拔济三有。若不如此,滥厕僧伦,言行荒疏,虚沾信施。昔年行处,寸步不移,恍惚一生,将何凭恃?况乃堂堂僧相,容貌可观,皆是宿植善根,感斯异报。便拟端然拱手,不贵寸阴。事业不勤,功果无因克就。岂可一生空过,抑亦来业无裨?辞亲决志披缁,意欲等超何所。晓夕思忖,岂可迁延过时?心期佛法栋梁,用作后来龟镜。常以如此,未能少分相应。

禅师认为,出家之人承担着绍隆佛种、降伏魔军、上报四恩、下济三途之苦的重任,应当言行谨慎,珍惜信施,切不可身虽出家却做与出家身份不相宜的事情。要想到,能够出家显现庄严僧相,都是过去世所种下的善根所感得的果报。只有珍惜这种福报,严格要求自己,努力进德修身,精进用功,才能不空过此生,也才对得起信众的供养。要常以法门龙象、佛门栋梁自勉,学有所成,修有所得,为后学者所效法、借鉴。

四、亲近善人,远离恶者

古往今来的前圣先贤,在教育后人时,都主张让子女或学生亲近善知识,远离恶者。先秦时期,孟子的母亲为了让孟子受到良好环境的熏陶,亲近善人,曾三次搬家。三国时期,蜀国军师诸葛亮曾在《出师表》中劝诫后主刘禅说:“亲贤臣,远小人,此先汉所以兴隆也;亲小人,远贤臣,此后汉所以倾颓也。”佛门更加强调学法者亲近善知识的重要性,这在《警策》中有充分说明:

出言须涉于典章,谈说乃傍于稽古。形仪挺特,意气高闲。远行要假良朋,数数清于耳目。住止必须择伴,时时闻于未闻。故云:“生我者父母,成我者朋友。”亲附善者,如雾露中行,虽不湿衣,时时有润。狎习恶者,长恶知见,晓夕造恶,即目交报,殁后沉沦,一失人身,万劫不复。忠言逆耳,岂不铭心者哉!便能澡心育德,晦迹韬名,蕴素精神,喧嚣止绝。

禅师认为,出家人在言谈中要不离经典,合于佛法,不作俗人言论;在形象上要威仪齐整,意气高雅。云游行脚时,应与正直善良者为友;驻锡挂单处,应选德行高尚者为邻。亲近善知识,可以时时得到善法的滋润;如果狎昵恶劣者,处处受其恶念恶习熏染,只会增长恶见,造作恶业,沉沦恶道,万劫难复。正如古人所说:“与善人居,如入芝兰之室,久而不闻其香,与之俱化矣;与不善人居,如入鲍鱼之肆,久而不闻其臭,亦与之化矣!”

五、参禅学道,启悟真源

以上为针对出家人的统一警示,以下专对宗门禅僧而言。作为禅宗一代祖师,沩山禅师对参禅顿悟法门比较看重,对禅僧循循善诱,开示禅要:

若欲参禅学道,顿超方便之门。心契玄津,研几精要。决择深奥,启悟真源。博问先知,亲近善友。此宗难得其妙,切须仔细用心,可中顿悟正因,便是出尘阶渐。此则破三界二十五有,内外诸法,尽知不实,从心变起,悉是假名。不用将心凑泊,但情不附物,物岂碍人?任他法性周流,莫断莫续。闻声见色,盖是寻常。遮边那边,应用不阙。如斯行止,实不枉披法服,亦乃酬报四恩、拔济三有。生生若能不退,佛阶决定可期。往来三界之宾,出没为他作则。此之一学,最妙最玄,但办肯心,必不相赚。

禅法的真谛在于破除妄念、证取本心,为达此目的,禅宗祖师采取各种接引之法,由此形成了禅门“五家七宗”的多彩宗风。沩山禅风深邃细密、顿渐圆融,此处主要对上根器者而言,提倡顿悟见性,了办一生大事。其中用心的关键在于“情不附物”,于事无心,“任他法性周流,莫断莫续”,随缘任运,处处自在。于此处用功,有一份耕耘,必有一分收获。

六、精搜义理,传唱敷扬

对于宗门之外的僧徒,沩山禅师也指出了修学的方向,勉励其精进用功:

若有中流之士,未能顿超,且于教法留心,温寻贝叶,精搜义理,传唱敷扬,接引后来,报佛恩德,时光亦不虚弃。必须以此扶持,住止威仪,便是僧中法器。岂不见倚松之葛,上耸千寻,附托胜因,方能广益。恳修斋戒,莫谩亏逾,世世生生,殊妙因果。不可等闲过日,兀兀度时,可惜光阴,不求升进,徒消十方信施,亦乃辜负四恩。积累转深,心尘易壅,触途成滞,人所轻欺。

宗门大德有共识,参禅顿悟须大根器者方可,中下根器者最好于教下用心,以求渐悟解脱。如沩山禅师所言,深究经典,通达教理,弘法度众,接引后学,也可报答佛恩,不虚此生。因为殊途同归,万法唯心,佛法修学的目的都在于明心见性,法门有别,归元无二,只求对机而已。于此,中下根器者万不可自轻自贱,懈怠了修学大事,入宝山而空手回,岂不可惜!

七、深信因果,慎勿放逸

在《警策》中,沩山苦口婆心,一再劝告大众,一定要珍惜岁月,老实修行,争取于此生了脱生死,避免再入轮回。有如是因,必有如是果,出家之人应当深信因果,勤修出世间解脱之因,勿求世间有漏福果:

伏望兴决烈之志,开特达之怀。举措看他上流,莫擅随于庸鄙。今生便须决断,想料不由别人。息意忘缘,不与诸尘作对;心空境寂,只为久滞不通。熟览斯文,时时警策,强作主宰,莫徇人情。业果所牵,诚难逃避。声和响顺,形直影端。因果历然,岂无忧惧?故经云:“假使百千劫,所作业不亡,因缘会遇时,果报还自受。”故知三界刑罚,萦绊杀人,努力勤修,莫空过日。深知过患,方乃相劝行持,愿百劫千生,处处同为法侣。

禅师警示出家人,要力争上进,使德行日渐高洁;毋自甘庸俗,使心性趋于下流。一定要深信因果,从内心防非止恶,进德修善。为防止因造作恶业而受苦报,在平常生活中就应当经常念及三界之苦,严格要求自己,努力勤修,慎勿放逸。这样不仅可以度脱自己,更可以随缘度化更多迷惘众生,达到自度度他的理想境地。

八、铭文结语,叮嘱再三

《警策》最后,沩山禅师以铭文再次对僧众劝请叮嘱,要珍惜光阴,踏实用功修学,不玩花架子,不昧本心田,不贪恋世间幻质,力争此生解脱生死,方不负出家发心,由此显示出一位老修行对后学者拳拳切切的婆心热肠:

幻身梦宅,空中物色;前际无穷,后际宁克。出此没彼,升沉疲极;未免三轮,何时休息。贪恋世间,阴缘成质;从生至老,一无所得。根本无明,因兹被惑;光阴可惜,刹那不测。今生空过,来世窒塞;从迷至迷,皆因六贼。六道往还,三界匍匐;早访明师,亲近高德。决择身心,去其荆棘;世自浮虚,众缘岂逼。研穷法理,以悟为则;心境俱捐,莫记莫忆。六根怡然,行住寂默;一心不生,万法俱息。

沩山灵佑禅师的《警策》分别从不同方面告诫出家人,既然身已出家,一定要心也出家,身心合一,内外一如。在日常生活中,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,悲悯众生的痛苦,将自己锻造成一个合格的比丘僧,为将来弘扬佛法、度化众生打下坚实的基础。

现代的出家人,更应当以《沩山警策》作为自己修行的指南,时时检点自己的言行,做到所作所为与道相应,树立良好的僧人形象,为佛门增光添彩。这就是我介绍此文的目的所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