戒律与佛教命脉——《标宗显德篇》解读

济群

第二章 引文显德

第一节 顺戒法住

就中分二。初、明顺戒则三宝住持,办比丘事。二、明违戒便覆灭正法,翻种苦业。但诸经论叹戒文多,随部具舒,相亦难尽。今通括一化所说正文,且引数条,余便存略。

在本篇第二章中,律祖广泛引用大小乘经律,说明持戒功德及破戒过患。

“就中分二。初、明顺戒则三宝住持,办比丘事。”顺戒,持戒。比丘事,包括个人别行和大众共行。“显德”的相关内容,可分两部分说明。第一部分,引文说明依戒行持的作用。如果僧众能依戒行事,三宝就能长久住世。从个人来说,能养成僧格,趣向解脱;从僧团来说,能如法处理各种事务,建立清净和合的道场。

“二、明违戒便覆灭正法,翻种苦业。”违戒,犯戒。翻种,与持戒相反,犯戒则种下痛苦之因。第二部分,同样引三藏典籍证明违犯戒律的结果,那将使正法被歪曲、颠覆乃至消亡,最终造下恶因,召感无量无边的轮回苦果。

“但诸经论叹戒文多,随部具舒,相亦难尽。”在三藏典籍中,赞叹戒的文字很多,有些是整品整品的。若想非常完整、细致地介绍,恐怕是挂一漏万,难以详尽。

“今通括一化所说正文,且引数条,余便存略。”通括,概括。一化,世尊一期教化。《行事钞》中,律祖将世尊一期教化中凡涉及戒律的经文或律文,有代表性地各引数条,其他就不一一说明了。

《标宗显德篇》所引经教非常全面,既有小乘经、小乘论,也有大乘经、大乘论,还有律藏、律论。基本囊括了佛教各种不同类型的典籍,从各方面证明戒律的重要性。

一、化 教

初中分二,前约化教,后就制门。初又分四。

“初中分二。”第一部分中,主要讲述顺戒和违戒两种不同情况。初中,指顺戒的相关内容。分二,指顺戒部分的引文又分两类。

“前约化教,后就制门。”前面所引,是化教的经文。其后所引,是制教的经文。化教和制教,是律宗对世尊一代时教的判摄。所谓化教,是通过阐述教理达到化导效果,通于僧俗二众。所谓制教,属于制度性的行为规范,主要针对僧众制定。在三学中,戒学属于制教,定学和慧学属于化教;在三藏中,律藏属于制教,经藏和论藏属于化教。

“初又分四。”初,此处指化教。在化教的引文中,又可分为四个类别。

【1.小乘经】

一、就小乘经者。

第一部分依声闻乘经典说明,内容引自《大般泥洹经》和《佛垂般涅槃略说教诫经》,是佛陀涅槃前对弟子的最后教诲。

《行事钞》的引文通常采用意引,和实际经文多少有些出入。所以,我们标出相关经典的原文,方便大家对照学习。

《大般泥洹经》

6卷,东晋法显所译。般为梵语,意为入,泥洹为涅槃,即佛陀入涅槃前夕所说。为《大般涅槃经》前分。

如《般泥洹经》明:佛垂灭度,世间无师,阿难启请。佛言:“比丘若能奉戒者,是汝大师,若我在世,无异此也①。”

①《大般涅槃经》卷3

尔时如来告阿难言:“汝勿见我入般涅槃,便谓正法于此永绝。何以故?我昔为诸比丘制戒波罗提木叉,及余所说种种妙法,此即便是汝等大师,如我在世,无有异也。”(T01-204中)

这段引文出自《大般泥洹经》,世尊即将入灭,令阿难入鸠尸那城语诸力士:“今日于后夜分入般涅槃。”阿难闻言垂泣,佛陀便对他作了以下这番开示。

“如《般泥洹经》明:佛垂灭度,世间无师,阿难启请。”《大般泥洹经》记载:佛陀即将入灭,整个僧团将失去依怙,因为佛陀乃世间眼目,没有他的指引,我们就不知去向何方。所以,阿难启请佛陀不要入灭,一旦失去佛陀,我们又该依止哪位导师修行?

“佛言:‘比丘若能奉戒者,是汝大师,若我在世,无异此也。’”佛陀回答说:比丘若能遵循我所制定的戒律,依教奉行,那么,我所说的戒和法就是你们的导师,所谓“以戒为师,以法为师”。果能如此,就和我住世时并没有什么根本区别。你们依法修学,就等于见到我;依戒行持,就等于依止我。佛入灭时,没有在僧团安排一个接班人,也没有把僧团教权交给谁,建立一个教皇或法王之类的领袖,而是告诫比丘:自依止,法依止,莫异依止。

《佛垂般涅槃略说教诫经》

又名《佛遗教经》,1卷,姚秦北天竺沙门鸠摩罗什译,是佛陀涅槃前对众弟子的教诫,以端心正念为首,深言持戒为禅定智慧之本。

《遗教》等经并同斯示。然发趣万行,戒为宗主。

“《遗教》等经并同斯示。”在《佛遗教经》等经典中,同样有以戒为师的教诲。佛陀告诫弟子:“汝等比丘,于我灭后,当尊重珍敬波罗提木叉,如暗遇明,如贫人得宝。当知此则是汝大师,若我住世,无异此也。”(《佛遗教经》卷1,T12-1110下。)

“然发趣万行,戒为宗主。”凡趣向解脱或无上菩提的任何一种修行,都是以戒为前提,为根本,为宗主。有了戒,才能保证一切善行的纯正性。那么,戒和普通的世间善行有何区别?其一,戒是建立在承诺的基础上;其二,受戒是有戒体的;其三,戒是含摄一切境界的。这三点,都是世间善行所无。

故《经》云:“若欲生天等,必须护戒足。”

(注:小乘经中,与此句相近内容见《佛说长阿含经》卷2:“凡人持戒有五功德……五者,身坏命终必生天上(T1-12中)。”《资持记》注解为“引证古记云,即《善生经》,然与戒本序语意相涉。”《四分戒本》中确有“欲得生天上,若生人间者,常当护戒足(卷1,T22-1015中)”之句。但律祖此处归于小乘经中,而《四分戒本》为制教部分。)

“故《经》云:若欲生天等,必须护戒足。”所以《经》中说:若想得到生天等善果,必须防护戒体。一个人如果断了脚,就不可能徒步远行。破戒者也是同样,若不具足清净戒行,就没有能力生于天道。如果我们想要感得人天果报,成就解脱,乃至圆满菩提,就应当谨慎守护戒体。

《佛垂般涅槃略说教诫经》

又如大地能生成万物,故《经》云:“若无净戒,诸善功德不生。”又云:“依因此戒,得有定慧。”①

①《佛遗教经》卷1

依因此戒,得生诸禅定及灭苦智慧。是故比丘当持净戒,勿令毁犯。若人能持净戒,是则能有善法。若无净戒,诸善功德皆不得生。(T12-1111上)

经文引自《佛遗教经》,是佛陀在娑罗双树间将入涅槃时为诸弟子所说法要。

“又如大地能生成万物。”戒就像大地一样,能使万物出生并成长。

“故《经》云:若无净戒,诸善功德不生。”所以佛陀在《遗教经》中告诫弟子:如果不持净戒,一切善法功德不能生起。善功德的范围很广,包括凡夫的有漏善行,也包括出世间的无漏善行,乃至佛果的一切功德。所有这些善行,都离不开持戒的基础。

“又云,依因此戒,得有定慧。”此句仍引自《遗教经》。因为持戒,才能进一步得定、发慧。但这并不是说,持好戒自然就能得定,自然就能生起智慧。不少学佛者都对“由戒生定、由定发慧”的理解有偏,以为持戒达到一定阶段后,定和慧就水到渠成,自然具足了。事实并非如此。持戒的作用,主要在于防护内心,从而远离外缘干扰,降伏粗重妄想,减少串习的活动机会,为进一步修习定慧营造良好的心灵环境。

又《经》云:“戒者,行根住持。”即喻如地,能生成住持也。

(注:此句小乘经中未见相关内容。《资持记》注为“次引律文双示二义,即本律说戒揵度中文。”查《四分律》,原文为:“波罗提木叉者,戒也,自摄持威仪住处行根面首,集众善法,三昧成就(卷35,T22-817下)。”至于为何将之归于小乘经,《资持记》解为:“而言经者,名通三藏,皆佛语故。”)

“又《经》云:戒者,行根住持。”行根,善行之本。住持,增长广大。律中又说,戒是一切善行依托的根本,也是令一切善行持续增长的保障。

“即喻如地,能生成住持也。”这段经文主要以大地比喻戒的作用,比喻戒和善法的关系。大地有两重含义,一是能生,就像大地能生万物一样,依戒而能生长一切善法。二是能持,大地能使万物在出生后继续成长,持戒也能使善行持续增上。这是戒的两重内涵。

此外,阿难在佛陀将灭度时曾有四问,一是依何而住,二是以谁为师,三是经首安何语,四是如何对治恶性比丘。对于第二问,佛陀的回答也是“以戒为师”。可见,依法、依戒正是佛陀为后世弟子留下的基本行为准则。这是我们需要牢牢记住的。

在很多经典中,佛陀特别强调依止善知识的重要,但同时也再三强调依法的作用,所谓“自依止,法依止,不余依止”,二者不可偏废。过分依人,对师长盲目崇拜,很容易出现偏差。若经过抉择辨别,确定对方为善知识,为法的化身,有缘依止修学,当然是学佛捷径。但若没有择法眼,找到的不是具格善知识,那就很成问题了。所以,佛陀提出既要重法又要重视善知识的双重标准,不能因为以戒为师,就可以不要善知识指导;或者一味事师如佛,就不要法的标准。这样,才能保证整个僧团的健康发展。

【2.小乘论】

二、小乘论。

第二部分依声闻乘论典说明,内容引自《成实论》、《解脱道论》和《阿毗昙毗婆沙论》。

《成实论》

16卷,诃梨跋摩造,姚秦罗什译。成实即成就四谛之意,反对说一切有部“诸法实有”理论,提倡人法二空,弘扬苦、集、灭、道四谛之理。论主初于有部出家,后随多闻部学习,接触大乘思想,又泛览九经,评量五律,而着此论。

如《成实》云:“道品楼观,以戒为柱。禅定心城,以戒为郭。入善人众,要佩戒印①。”是故特须尊重于戒。

①《成实论》卷14

道品楼观,以戒为柱。禅定心城,以戒为郭。度生死河,以戒为桥梁。入善人众,以戒为印。(T32-351中)

这段引文出自《成实论》“定具中初五定具品第一百八十一”,是关于为何“有定具则定可成,无则不成”的问答,阐述了得定的十一项因素,第一点即为“清净持戒”,论中以种种譬喻说明了持戒对于得定乃至整个修行的重要作用。

“如《成实》云:道品楼观,以戒为柱。”道品,三十七道品,分别是四正念、四正勤、四如意足、五根、五力、七觉支、八正道,是解脱道的核心修习项目。其中,四正勤正是关于戒的内容。如果将三十七道品比做楼房的话,戒律就是支撑它的柱子。没有柱子作为框架,房子就无从建立。

“禅定心城,以戒为郭。”郭,外城墙,说明戒律的防御作用。对于禅定修习来说,戒律就像抵挡外来入侵的城墙,以此作为防护,心才能安住于善所缘。寺院的围墙其实也是一种戒,在古代,寺门一关,山门内外就是两个世界。墙外是五欲尘劳,墙内是清修之地。在这样的环境中,心自然容易收摄。当然,围墙防护的只是外在干扰,关键在于内心的自制力。这种能力是在不断防范中形成的,所以持戒不只是被动的。开始持戒时,可能需要刻意为之。持戒日久,就能形成主动的自制力。当我们具备内在的免疫力和抵抗力时,持戒就不再辛苦,因为这种力量已成为我们的良性串习。有了这一能力,修习禅定时就容易安住于善所缘,不被外境干扰。所以说,戒是修定的防护力量。

“入善人众,要佩戒印。”善人众,即三乘贤圣,其中,凡夫位的修行人为贤,已断惑证真者名圣,贤圣非一,故名为众。印,取信于人。若想跻身于贤圣之列,就要严持戒律,以此得到大众的信赖和认可。

“是故特须尊重于戒。”戒是代表着法治,所以,要特别尊重戒的作用。事实上,法治也是社会安定的保障。美国建国两百多年,虽然换了许多总统,但不影响整体安定。而在人治的封建王朝,每个朝代都会根据帝王的意愿各行其是,甚至朝令夕改。因为人是不稳定的,尤其是凡夫,内心充满变化。所以佛陀在两千多年前就告诫弟子们“以戒为师”,这样才能保障佛教的健康发展。

《成实论》的这段话说明,戒定慧的成就都离不开戒。道品楼观,代表慧的修习;禅定心城,代表定的修习;入善人众,代表戒的修习。我们要成就定慧,乃至建立和谐僧团,使正法久住,都离不开戒的保障。

《解脱道论》

12卷,优波底沙罗汉造,萧梁僧伽婆罗译。包括因缘品、分别戒品、头陀品、分别定品、觅善知识品、分别行品、分别行处品、行门品、五神通品、分别慧品、五方便品、分别谛品,阐述出离解脱之要道。

《解脱道论·戒品》中具多赞美①,文繁不出。须者看之,戒则不羸。

①《解脱道论·分别戒品》卷1

何戒功德者?不悔是戒功德,如世尊告阿难:“不悔戒善是功德义。”复次,名戒者是无过乐,是众姓上,是财为富贵,是处为佛地,是浴无水,是香普薰,是影随形,是伞覆可覆,是圣种,是学无上,是善趣道。若人有戒,为有戒故,成就无畏,荣显亲友,圣所怜悯,是亲友依,是善庄严,是领诸行,是功德处,是供养处,是可贵同学处。于诸善法不畏不退,成一切意愿清净,虽死不忘。成伏解脱乐方便,如是无边戒功德。(T32-401上)

“《解脱道论·戒品》中具多赞美,文繁不出。须者看之,戒则不羸。”羸,弱。《解脱道论》有专门的《戒品》,对戒的种种功德有诸多赞美。因为文字极广,此处就不一一引用了。若有需要的学人,可自己学习。这样的话,戒体必然不会羸弱。

通过这种阅读和思维,能加深对戒律的理解,使戒体得到强化。我们受戒后,戒体有没有力量?比起贪嗔之心来,哪种力量更大?比起原有串习来,哪种力量更大?如果戒体的力量还不足以战胜贪嗔之心,不足以战胜原有串习,就需要不断长养它、巩固它。在六随念中,尤以念佛、念法、念僧、念戒为重,须时时忆念不忘。在不断忆念的过程中,增加对三宝的信心,增加对戒律的认识。

《阿毗昙毗婆沙论》

简称《毗婆沙论》,60卷,迦旃延子造,五百罗汉释,北凉天竺沙门浮陀跋摩共道泰等译。与《阿毗达磨大毗婆沙论》同本异译,仅有初之三揵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