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布施最殊胜,欢迎赞助通灵佛教网
通灵首页 善款账号 功德簿
法事开示 佛教故事 净空法师
净土法门 佛教问答 海涛法师
佛教法师 法师介绍 圣严法师
热门专题 佛教人物 宣化上人
放生护生 素食养生 星云法师
佛教观点 佛教文化 印光大师
一位沙弥的自传(节选连载之二)
一位沙弥的自传(节选连载之二)

(3月2日 上)

【不看热闹的“过患”】

我这人从小不爱热闹,在学校每次外面有打架的,全班同学都出去看,就我一个人在教室里一动不动,感觉他们打架和我没关系。在街上有吵架打骂的,我一般情况下都是绕过去。有一次有个街上卖艺的,围观人很多,我也走上去观看,别人鼓掌我也鼓掌,当看得正起劲时,他们同伙的一个人拿着一个容器走到我前面向我要钱,从那以后大街上什么样的新鲜事都与我无关。有一次通沟街老王家的两个儿子和警察发生冲突,拿枪把警察打死之后藏起来了,中央电视台报道、全国通缉。后来在河东的山上被警察乱枪击毙。那天看热闹的人特别多,尸体已经抬了下来,很多人围观,有警察。听同学们讲那两具尸体上布满了枪眼,我放学回家路过那,直接从人群穿过去,没看,不闻也不问。我当兵期间,一次回家探亲,在火车上与陌生人聊天,他们知道我在浑江市通沟街河东住(姥姥家)后,就聊到这个话题,可惜我一点不了解,搞得很尴尬,感觉我这个习惯是不是不太好,而现在出家了感觉这应该是个好习惯。

【老实人】

我的性格很老实的样子,不爱说话,见了女同学就脸红,平时与我接触的同学,也是偏于这种性格的人。我很想变成另外一种人,就是可以很自然地与人交谈,不知道他们有说有笑地,说话有什么技巧?我每次下课发现谁说话比较多我就很注意他,听他们说什么内容,为什么我不能与一般同学谈笑风生?但是听完之后我还是我,一点改变也没有,别人给我评价是:老实、实在。

我有非常强的表现欲,但是又有点萎萎懦懦的。小学五年级时学校包场看了一部美国电影《霹雳舞》,我看完之后当天回家就会做影片里的各种舞蹈动作,比如手如蛇一样,身体做波浪动作或像机器人一样。我们村子一共分六个生产队,我们家在一队。元旦之前的一天,队长到我们家来找我,说村子里今年元旦要组织大家表演节目,问我能否参加?我说可以。然后我自己编了一个哑剧与四叔家的堂弟一起表演,选了一首歌,表演了这种非常现代的舞蹈。后来村长找我,问我可不可以跳这个舞到乡里去比赛?我说不行,我还要上学。而到了学校我却变成一个老实巴交的人。元旦班级联欢,别的同学又蹦又跳的,我可不敢这么张扬,没有人知道我还会这玩意。

到了中学的元旦联欢,他们对这种娱乐非常喜欢,可以完全投入到里面去。他们跳的正投入时,有位同学硬把我拉到他们中间,我感觉后面有人还推了我一下。我没办法,只有和他们一起跳这种舞,没想到全班同学全都站起来了,然后把我围住来看我跳这个舞,我可能太令他们吃惊了,这么老实的人还会这个东西。从那以后,几乎每天都有同学来缠着我,要我教他们跳这个舞,特别是女同学,最喜欢这个东西,从此我的人际关系有了一点突破。

到了初二,我们班很多学习好的同学都转学了,有的同学没念完就不念了。我们班长18岁,他们家给他找了份工作,他退学之后当年就结婚了。我的学习成绩也开始下降,经常和那些不爱学习的同学在一起。但有一位同学例外,就是从小学一直到中学都是同班同学的张玉刚。他性格外向,说话幽默,学习非常努力,在全班男同学当中他的学习算是比较出色的,只是他的朋友圈子当中就我一个人,每天放学都在一起。他的学习没有影响我,而他幽默的那股劲却影响我很大,只是他比较喜欢逗女同学,这一点我可不敢,可能就因为他这一点,所以才没有什么朋友吧!

【“迎客松”的惭愧】

我业余时间喜欢画画。有一次全校进行一次绘画比赛,我得了个特等奖,只是画的都是别人的画,成绩好的作品准备拿到镇里去比赛,而我画的都不是自创的,所以没资格比赛,但这个特等奖已经在全校出名了,很多同学都来找我给他们画画,那时候放学回家特别忙,每天写完作业就是画画,经常画到很晚。我们班级的黑板报和学校的黑板报从此就由我来负责,只是学校的黑板报内容由相关老师来订。有一天代数老师给我一张非常大的大白纸,她说她家里有一面墙太空了,想让我给他画一张迎客松,我就接下来了。实际我根本没学过画画,我平时画画都是先用轻一点的铅笔把形状画下来,然后再用水彩笔描上去,看上去没有什么不对头。但是这么大一副迎客松我用这种方法可不行,它不但需要下笔的功夫,还得需要一种意境,各种笔法都得会,有些地方根本不知道他是怎么画上去的。我没有学过画画,有些地方根本模仿不来,并且还得需要各种不同的笔,而我的工具除了学校奖励我的那套水彩和画夹子外,只有两支小毛笔。那些日子我每天都在画它,很大的一幅画,我用小毛笔描来描去,有一点画错的地方,我都要绞尽脑汁去纠正。几个月过去了才画了一点,画这棵迎客松真的成了我生活中的一大负担,就连放寒假我每天都要研究怎样把这棵松树画好,后来看到这张大白纸我头就晕,以后每次遇到代数老师我都不敢看她。也怪,代数老师从来也没催促过我,也没向我提过画迎客松的事。一直到今天,这幅“迎客松”还放在我家里,想起起来还真的挺惭愧的。

【母亲的眼神】

我不爱学习,但我不知为什么很喜欢写作文,尤其喜欢写议论文,比如我自己不爱学习,但是可以写出很多激励人的文章。在中学语文课本里,鲁迅的文章我特别喜欢,它能激发我很多的灵感。在家里有时自己写自己喜欢的东西,几乎都是长篇大论,而老师看到我的作文都是现场发挥的,也不是很认真,再说老师让我写的作文都不是我喜欢写的内容。终于有一天,老师让我们写一篇内容题目都自己选,字数不得低于800字的作文。我写的题目是《勤奋出天才》,以议论的形式,过了两天之后,很多老师都找我谈话,让我一定好好学习,以后会成什么才,说这篇作文还拿给校长看了,可惜那时候学习成绩已经很差了,已经对高考没什么信心了,写作文也只是我的业余爱好而已。

初一时我们班的同学一共60多名,到了初三还剩20多名。男生一共6名,除了张玉刚学习还算努力外,其他的可以说根本不学习。后来张玉刚也转学了,还有5名男生,我们5个人除了对体育课感兴趣以外,其它课根本不感兴趣。

初二下半学期时,母亲说初三时让我去当兵去,然后打听好当兵所需手续,其中一个手续是需要学校的印章,我在学校没有关系特别好的老师,可能会有困难。后来我想了一个办法,我用自己攒的钱买了一个大影集,里面写上“献给敬爱的…”送给我最不喜欢的班主任老师,我觉得她应该是一个容易贿赂的人。自从送给她礼物之后,她对我的态度180度的大转弯,这更加深了我对他不好的印象。

我没有报考高中,是老师没给我报。我不知道该怎样面对母亲?平时考试我都是作弊,再就是把分数做了手脚之后拿给家人看的,家人以为我学习成绩还不错。母亲知道我没有考高中后并没有责怪我,还说考不上就不考吧,没关系。可是我看到母亲说这些话时流露出那种眼神,我心里特别难受,真实地感觉到不好好上学最对不起的就是母亲,然后自己到山上发了一次“神经病”、哭了一场,回想我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?我也知道考不上学以后会有多苦,但是道理知道很多,一对书本就厌烦。有时下决心一定要好好学,下完决心之后没多久就又不行了。

【想不想当兵】

母亲对我从来没有放弃过,她说让我到浑江市一重点中学再读一年,问我去不去?我说那就再读一年,并且答应母亲一定能考上学。

到了这个学校感觉与原来的学校完全不一样,大部分同学学习都很努力,我以前的学校能考上高中的很少,而这个学校考不上高中的很少。在这个新班级,无论上课下课学习氛围都很浓。我以前的母校就没这个氛围,我以前经常旷课和同学们到后山玩,要不然就去看电视,我虽然不打架、不吸烟之类的,但我有很多毛病是影响学习的。在这个新班级里,我学习非常努力,老师对我还算很满意。我的同桌是位女同学,每次问她问题,她都非常耐心地为我解答,她有问题我也很乐意帮助她,下课之后,她总是和我聊各种好玩的事情,时间长了,竟不知不觉喜欢上她了。我母亲在家给我报名参军,这些我都不知道,有一天母亲问我:“如果让你当兵,你去不去?”我说:“为什么要我去当兵?”她说:“如果考不上学,当兵也是一条出路。如果想当兵明天去检查身体,今天向老师请假。”我说:“不是让我考学吗?怎么又让我当兵了?”实际我心里很想去当兵,因为上学压力大,万一又没考上学,当兵也错过了,那我这一辈子就完了,我是这么想的。母亲说:“你自己决定吧!明天去还是不去?”我说:“好,我去当兵”。母亲说:“当兵的事千万别让学校知道,不然你就麻烦了,万一你兵也当不上,那你还得继续念书。”自从检查完身体以后,也不知为什么,我一上课就想睡觉,学习根本学不进去,无论怎么调整都不行,本子上写了很多能够激励自己的话,这些话有些同学看了非常欢喜,都把它抄去用来策励自己。而我琢磨的这些话一开始对我还有一些策发力,时间长一点就没感觉了,然后自己通过思维又写出一些能够策励的话或道理。但是作用都有限。他们的学习进度非常的快,我只请了一天的假,补回来都非常吃力,我一边赶,老师带着同学们一直向前冲。我感觉越来越吃力,压力越来越大,我和那位同桌也没有那么多的共同语言了,后来还让老师调了座位。我那段时间痛苦极了,因为学习跟不上,回家有很多作业弄不完,以前没有看电视的习惯,现在也开始看电视了,脑子里装不进去学习的内容,考试又向以前一样不是作弊就是不交卷,然后又开始旷课……

终于有一天,浑江市八道江区武装部通知我,让我做好当兵前的准备,兵种是北京武警,一共15人。

部队里的连长到我们家,跟我谈了很多东西,我看他手里的那张表里面印有“沈阳军区总后勤部”等字,当时我们没有多想。等当兵走的那一天才知道,我们这批兵本来是北京武警,后来不知怎么回事被人给调换了,我当兵的地点是辽宁省铁岭市某维护连,属沈阳军区后勤部直属的一个连。

【母亲】

我永远也忘不了我当兵走时,母亲呆呆地“站”在那儿望着我,当时我胸前带着一朵非常大的大红花,亲朋好友、邻居及当地很多领导来送我。我没有想到,这是我这一生见我母亲的最后一面。

我母亲身体残疾,小时候得了一次小儿麻痹造成下肢终身瘫痪,两腿伸不开,只能靠两根很短的拐杖支撑一条膝盖走路。母亲给我的印象是有能力、好交往、心灵手巧,非常能吃苦、非常坚强,遇事冷静、果断,并且乐于助人。

母亲织的毛衣是远近出名的,无论到哪儿都会聚集一些大姑娘、小媳妇在一起有说有笑,她们都管我母亲叫“大姐”。母亲的手非常软,并且又细又长,看那双手就知道无论什么活都难不倒她。

我感觉我们家是我母亲一个人在支撑着,父亲给我留下的印象不是很好。母亲是城镇户口,所以我和妹妹也是城镇户口,后来母亲把父亲,还有其他一些亲戚都转成了城镇户口。我感觉母亲虽然身体残疾,但她从来不接受别人的怜悯。十几岁时,我们那里刚刚开采小煤窑,那时还没有像现在这样满山都是,那时的煤窑在很远的山里面就一个,晚上煤窑的人下班了需要一个人来看着,我母亲就做那个工作,晚上一个人在森林里给人家看小煤窑。我每年放寒假、暑假,都要去替我母亲。母亲教了我很多对付坏人的办法。煤窑的那个小屋子是用石头简单垒起来的,夏天时蛇比较多,母亲让我带上香烟,说蛇不喜欢香烟味,没事可以吸香烟,但不能往肚子里吸。邻居们说我这孩子胆子太大了(勇敢),一个人在那里也不知道害怕,我感觉我和妈妈比起来算不了什么,有时父亲也去。我放学时回家,见我母亲不在而父亲在家,我心里就不好受,感觉家里冷清清的,我一般都是到邻居家去玩去,甚至有时直接到山里找我母亲去。

我上初中时,母亲在通沟镇的一个木材加工厂上班,主要是看电话和晚上值班。这个厂子离姥姥家很近,所以在此期间我每天放学都到厂子里,和母亲一起吃饭然后到姥姥家住。后来母亲通过拉关系,把这个厂子变成一个福利厂,使很多残疾人有了就业的地方,厂领导非常感谢我妈,因为国家对福利厂有特殊的照顾,很多的税都可以免。

我感觉母亲没有办不成的事,比如谁想开店办营业照,想办户口,甚至想在哪家大医院住院要得到特殊的照顾等等,对我母亲来讲都没问题。有很多外地人到我们那儿打工的黑户(就是没有户口)想办户口,有的想转户口,我母亲都会帮助他们。我们家有两个屋子,那几年外地到我们那打工的特别多,我母亲就把房子租出去,一般都会租给小两口夫妇,说外地人比较乱比较杂,小两口相对好一些。我记得有两次他们生小孩,都是我母亲帮他们接生。

母亲虽然身体残疾,但她比正常人的能力都强,并且无论谁有事找母亲,母亲从来没拒绝过。就算不上班在家里呆着,她也是没有闲着得时候。我们村子里经常有两口子(夫妇)都上班,然后把他们家的孩子请我母亲照看,母亲每次都特别愿意,而且母亲看小孩子很有一套,所以很多人都很想找她帮忙看小孩。我对看小孩感兴趣的原因,也是受母亲的影响,那时候我家每天都有小孩子。母亲的手里总是不停地织毛衣,都是给别人织的。

别人都非常佩服母亲,说我母亲就是腿脚不好,如果腿脚正常的话,她都能“上天”。后来我母亲被选为残疾人代表,经常车接车送到市里。

我一想到父亲与母亲的关系,脑海中浮现的都是吵架的镜头,从我上小学一直到中学都是。他们内心当中彼此还是很有感情的,比如背后为对方着想、关心等。在一起时也有心平气和的时候,而给我留下的印象绝大多数都是吵架。有时放学不爱回家而上姥姥家住,原因就是不想听到他们互相仇视吵骂,我在家经常静不下心来写作业而到别人家去玩,所以我认为我的学习除了受学校里的一些同学影响外,家庭环境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。

父亲给我的印象是身体好、力气大,再就是爱发脾气,母亲经常说我父亲懒惰。而在外人的眼里父亲又是一个很老实的人,我经常感觉我不爱说话的性格是父亲遗传给我的。因为我的心偏向我母亲,所以与我爸合不来。母亲经常说:“做人,在外边要像一条龙;在家,要像一只熊;不要在家像一条龙,在外却像只狗熊一样。我那时候听了母亲这句话,脑海里浮现出的第一画面就是父亲的形象。

母亲在小时候就经常教诫我: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要插嘴;吃饭时不要讲话;小孩子不听话会伤天理;对父母不好会招雷劈等等。如果不是母亲的这些教诫,我今天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的人。我吃饭不喜欢讲话的习惯一直保持到现在,来龙泉寺时见这里学佛的人吃饭都不讲话,这一点我特别相应。

到了我念初三时,父母的关系越来越不好,后来母亲与父亲暂时分居,母亲在姥姥家附近租了一间小房住,我和妹妹跟着母亲,父亲一个人在家守空房。妹妹经常回家去住,我从来就没回去过。在此期间母亲给父亲办了一个残疾人证明,有残疾证的人就业问题会得到政府的援助,就算没有工作也会得到少量补贴,(母亲从来没拿过这种钱),又给父亲办了一个特困户及其它一些东西。这样能使我父亲每月都有额外收入,一个人生活绝对没有问题。1991年母亲经过我的同意后到当地派出所办理了离婚手续。办理离婚手续之前母亲到我姑姑家、我三叔、四叔……也就是我爸这边的亲戚,每家都要走一趟,向他们说明离婚之事。同年,母亲嫁给一个敦化市人,在母亲所在的加工厂附近生活。当时我已经报名当兵,快要走了。

我对父亲有非常强大的内疚感,刚开始是不喜欢父亲所以不回家,后来母亲办完离婚手续后,我是没脸回家。父亲对母亲的感情非常深,只是自己的性格使母亲难以承受,我选择当兵,也是不愿意看到我这样子的家庭,有挣脱的心理。

【新兵生活】

到了部队,在新兵三个月期间,我非常想家,尤其想我的母亲,一想到遥远的三年以后才能见到母亲,心里就难受,经常一个人跑到树林里痛哭流涕。

这三个月期间,我们新兵每位战友都极力表现自己,有的给班长洗脚、有的给班长洗衣服、有的到处打扫卫生……如果不机灵一点,你是抢不到活干的,如果眼里没活,那就更完了。到后来很多人开始采取“手段“,把工具藏起来,给班长买吃的买用的,有互相竞争的势头。我也尽可能地表现,但我的脑筋不够“灵活”,让我给大家洗衣服还可以,让我主动给班长洗衣服、洗脚、买东西之类以这种方式拉关系,我弄不来,我觉得这都是假的。别人是有领导在和领导不在他们干活得状态是不一样的,我感觉不应该这样。我干活时他们说我有毛病,领导都走了你还干它做什么?我听到这些话心里非常排斥,感觉为什么他们都那么假?为什么都是在表演?没有一个真诚的。

我是一个性格内向的人,性格内向的人都喜欢钻牛角尖。我认为作为一个堂堂正正的人,做事应该认真而有责任,无论领导在与不在,对人应该真实一点,我不喜欢为了某种利益去讨好别人,我认为对待班长也好、连长也好、战友也好,都应一视同仁。

我和连长的关系还不错,因为连长到我家时这个“基础“打得好,这一点我比他们有优势。他们必须讨好班长,希望班长能帮助他们在连长面前说好话。我这种内向型的人,我认为应该比较少见,为什么呢?因为我喜欢在大众面前讲话,我内向的表现是平时话少,而我有话讲时,听我讲话的那个人无论他是什么身份,对我的心态没有影响。我非常喜欢辩论,别人和我斗嘴时,只要他头脑还算清醒,我几乎一两句话把他摆平,并且心里特别快乐,不过这是题外话。

我一直想和班长的关系拉近一点,但总觉得班长总是不怎么理我的样子,我也知道和班长搞好关系会有很大的好处,和他关系太远肯定对我以后的路不好走。但我又不喜欢又买东西又洗脚之类的这些“拍马屁”的方式。

有一天,连长到我们班看望我们,班长向他汇报了我们班战士的生活情况,并且表扬了几位给他买东西、洗脚、洗衣服的战士,说他们勤劳、肯干。因为我看见连长时内心很欢喜,一点没有紧张感,所以就多聊了几句,顺便把我们班长使劲赞叹一番。从那以后,我和班长的关系大有改善。

我的表现一直都是平平,因为我讨厌在领导面前演戏,后来我也不去和他们争了,觉得太无聊了。我有一个特长是画画,所以部队的黑板报让我包下来,每天晚上写第二天的宣传内容。

我们的名字全部贴在墙上,名字的后面有一些空格,每一个星期有一个评选,你在哪方面表现得好,就在相应的表格里贴一面小红旗,评选方式由大家评选。三个月下来,我的小红旗最少,除了军事训练和内务卫生得到的小红旗多点外,其他项目几乎没有什么小红旗。这让我感受到平时不爱说话有很多的“过患”。

新兵生活结束,表现好的全部分配到城里机关,剩下的分置到跟老兵在一起。我感觉我的前途并不是很光明,在这荒山野岭待三年能待出什么名堂?有很多老兵已经五年十年兵龄,他们是怎么待的?再看看连长、指导员,他们也不和家人团聚在一起,一年到头在这种地方待着,我不是很理解。

(未完待续)

微信扫码二维码
通灵居士 QQ在线咨询938225@qq.com
联系方式(微信/短信)
通灵佛教网
苏ICP备16054250号-1